当前位置:柴瞿阎充搞笑阿P找关系
阿P找关系
2022-05-20

阿P最近很犯愁,因为儿子小P中考不理想,离重点高中线差两分。两分之差,可就只能随机分配到普通高中了。阿P有些不甘心。

老婆小兰的反应更激烈,说她都打听了,小P要去的那所普通高中升学率不高,管理也乱,学生打架早恋的数不胜数,优秀的小P怎么能去那种地方?这不是糟蹋人才吗?

小P说:“我们班里的大胖,考得还没我好呢,就因为他爸爸是个什么局的局长,就走后门,让他进了重点高中。”

小P天天闹,一定要爸爸想办法把自己“弄”进重点高中。

老婆和儿子站在一条战线上,阿P的日子就不好过了。可在这个“拼爹”的时代,小P显然输在了起跑线上。阿P几年前就下岗了,现在开了个包子铺,一没钱二没本事,哪有能耐把儿子弄进重点高中呢?

晚上睡觉时,小兰也不理阿P,留给他一个冰冷的脊梁。阿P很无奈,正要准备关灯睡觉,小兰忽然跳起来,对阿P说:“你还记得大黑说过,他有个同学在教育局吗?”

阿P一听,顿时眼前一亮。大黑是自己的老同学,也是铁哥们,两人一起下了岗,大黑去了一家酒店干活。他俩没事就凑一起喝酒,大黑提过几次,他有个同学在教育局里。

都是自己人,找大黑帮忙准没错!阿P高兴了起来。

第二天,阿P约大黑吃饭,去吃麻辣小龙虾。大黑就好这口,兴冲冲地来赴约。几杯酒下肚后,阿P问大黑:“你说你有个同学在教育局工作?”

大黑吃得满嘴油光,说:“那可不,还是哥们呐!”

阿P装作不相信的样子:“就你这个大老粗,会有这么有文化的哥们?”

大黑有点急了:“我凭什么不能有?这叫人脉,懂不懂?”说罢,他豪气地拍着胸脯,“别的不说,大侄子以后有啥教育问题,尽管找我!”

一听这话,阿P来了精神:“还真有个事求你。”然后,阿P把儿子想上重点高中的事讲了一遍。

听完阿P的话,大黑剥虾的动作顿时停止了,脸上露出了阴晴不定的表情。

阿P不高兴了:“怎么?”

大黑干咳了一声,讪讪一笑:“我这同学是大领导嘛,肯定忙,不是那么容易见到的。”见阿P有些不悦,大黑又赶紧承诺,“P哥的事就是我大黑的事,我一定尽全力。你就等着听我的好消息吧。”

听了这番话,阿P才放下心来。两个人推杯换盏,很快把小龙虾一扫而空。

回到家,阿P把情况汇报给了小兰。小兰一听儿子上学的事有了希望,脸上立刻多云转晴,对阿P的态度也像春风般温暖。连小P也从电脑边跑了过来,给爸爸拿拖鞋,倒茶水。

阿P的心情别提多舒畅了,一高兴,拍着儿子的肩膀说:“你爸爸虽然没什么大本事,但咱有同学啊,这叫人脉!”

一转眼,几天过去了,大黑那边一点动静也没有。阿P有点着急,就想去催催。小兰分析说,这年代,哪有空口白牙地求人家办事的?这让人家大黑也不好做呀!

阿P怔了怔,小兰从枕头下面取出一个大红包。

阿P接过来掂了掂,真沉!看老婆一脸悲壮的样子,知道这是下血本了。

阿P揣好红包,直接去了大黑家。大黑正一个人窝在沙发上抿着小酒,看着电视。见阿P来了,大黑立刻就明白了他的来意,有点尴尬地说:“P哥,那事……正在办着呢,你再等等。”

阿P把红包往桌上一拍,豪爽地说:“这是给你的打点费!”

大黑一听,更尴尬了,脸上一阵红一阵白:“其实……”

“其实什么?”阿P满腹狐疑,“你该不是根本就没教育局的同学吧?”

“有!有!”大黑急忙辩白,“不过不是我的同学,是我表弟的。”

话说到这份上了,大黑只好老实交代。自己有个表弟小白,从小爱跟他一起玩。表弟老说,自己有个特别要好的同学,在教育局当领导,一提起来就很有面子。

大黑说:“表弟是自己人,他的同学不就是我的同学吗?”

阿P一听,虎着脸瞪着大黑。

大黑赶紧说,这就把表弟约出来,让他帮忙联系这事。说罢,立刻就打电话,叫表弟过来吃饭。为了表示诚意,大黑做东还是吃麻辣小龙虾。

两人到了饭店,表弟很快也来了。这小白看上去文质彬彬的,像个知识分子,看着比较靠谱。阿P似乎又看到了希望。

大黑问:“小白,你跟你那教育局的同学关系怎么样?”

“铁呗!”小白吃着虾,毫不含糊地说。

大黑松了口气:“这就好,P哥自己人,有件事求你,你一定得上心。”说着,把小P上学的事讲了一遍。说罢,两人用充满期待的目光看着小白。

小白正喝着茶水呢,一没留神,一口水喷了出来。

大黑殷勤地给表弟递上纸巾。小白擦完嘴,阿P又把红包塞到他手里,一个劲儿说:“老弟,这事就拜托你了!”

小白脸上一阵红一阵白,过了半天才说:“教育局的这领导,其实不是我同学。”

阿P和大黑愣了:“啊?”

小白赶紧说:“是我哥们的同学,但都一样!虽然不算直系同学,我托哥们去说说,都一样,我一定尽力!”

听到这,阿P的脑子已经有点乱了,但好歹算是还有点门路,于是叮嘱小白,一定要把这事办好。小白连连应承。

回到家后,阿P思来想去,总觉得放心不下。

没想到过了一天,大黑就打电话过来,热情澎湃地说,表弟已经找好人了,那人也收了红包,表示这两天就会去拜访教育局的同学,让他在家等好消息。

小兰也在旁边听着呢,电话一挂,小兰高兴地亲了阿P一口:“老公,你真行!”

阿P飘飘然了:“我是谁啊?”

心里有了数,阿P就踏踏实实地在家等着消息。

第二天傍晚,忽然门铃响了。阿P开了门,门口站着一个中年男人,看上去有点面熟。阿P还没反应过来,那人就热情地抓住阿P的手:“你不认识我啦?我是毛豆啊!”

阿P这下想起来了,他是自己的初中同桌呢,阿P赶紧把人让进屋里。

毛豆还提着几袋礼品,阿P有些不好意思了:“你看你,来看老同学,还带什么东西!”

两人寒暄了一番后,毛豆有些欲言又止。阿P问他有什么事,能帮的自己一定帮。

毛豆说:“是这样的,P哥,我有个朋友的同学想上重点高中,分不大够,想请你帮个忙……”

阿P有些晕:“我能帮什么忙?”

见阿P“装糊涂”,毛豆干脆把一个红包拍到了桌上。

看到这红包,阿P的眼都直了。这红包,看着好面熟啊!

话一打开,毛豆越说越顺溜:“P哥,说实在的,我也是受别人之托,当父母的都不容易,是不?想来想去,也就你能帮上忙。你在教育局上班,门路肯定比我们多……”

阿P越听越糊涂:“你听谁说我在教育局上班?”

毛豆一怔:“听以前的同学说的……那你是干吗的?”

阿P有些不好意思:“卖包子。”

毛豆傻眼了:“在哪卖?”

阿P答道:“教育局楼下。”

说到这里,阿P似乎明白了什么。毛豆也明白了过来,尴尬地说:“这叫什么事啊!”

又扯了几句,毛豆就要告辞了。阿P说:“红包留下吧,这是我包的。”简单解释后,毛豆更不好意思了,放下红包,逃也似的离开了。

捏着“失而复得”的红包,阿P哭笑不得,但转念一想,自己还当了一回“教育局领导”呢,想到这,阿P又乐了。

由于微信无法分享本站内容,可将网站文章通过QQ或脸书及推特分享。

柴瞿阎充  手机版  网站地图  QQ号:1162063247  技术:建站养米
//文章网站 //统计代码